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 >>  经贸新闻  >>  徽商精神的现在嬗变
徽商精神的现在嬗变
Http://www.nbahsh.org    宁波市安徽商会        信息来源:

  徽商自明代成(化)、弘(治)年间(1465-1505年)形成商帮之后,达于清朝晚期,执中国商界牛耳凡四百年。其间,不仅创造了富可敌国的巨大物质财富,而且孵化了光彩夺目的精神文化。这种精神,要而言之,就是吃苦耐劳、自强不息的艰苦创业精神,以义取利、以信接物的诚实从业精神,以众帮众、互相提携的群体发展精神,以儒育商、以商载道的文化养成精神。
 自古徽商的衰微到现在,又过了一百余年。今天,在改革大潮的涌动下,一大批新徽商风生云起,再展先祖们往昔的雄风,烨烨生辉。同样是叱咤风云的群体,但历史的际会、时代的境阈毕竟大不相同。传统农业和手工业的落后生产方式让位于现代化的工业经济;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、辅之以简单的商品流通,让位于全要素、全方位、全过程的商品经济;封建的、或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社会形态,让位于公有制为主体、多种经济成分并存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;封闭的、闭关自守的体制早已为融入经济全球化的、全方位开放所取代;与此同时,以“天不变,道亦不变”为特质的惰性文化也早已为改革进取的时代精神所取代。在全新的基质、全新的土壤里诞生的新徽商,既继承了古徽商的文化精髓,又孕育出镌刻着时代烙印的崭新特色。
 一、市场意识,科学精神
 自然经济时代的市场,以使用价值为交换目的,没有竞争机制,更多的是市场的帮会性质、价格垄断和贱买贵卖。而今天的市场,则是全要素、全方位、全覆盖,以价值规律这只“看不见的手”实行调节的市场。新徽商的市场意识不仅表现为对价值规律和供求关系的自觉把握,更表现为对市场全要素的纵横捭阖;他们的诚实从业,不仅表现为伦理学意义上的童叟无欺,更表现为经济学意义上的等价交换。
 从这一基本事实和理念出发,新徽商们跳出了简单的物物交换、互通有无,纯然赚取流通环节利润的经营模式,学会了对构成市场诸要素的认知和运用,他们开始以积极的进取精神运用资本市场、技术市场、产权市场等等,进行资本的快速扩张和非常规增殖,做大做强。今天被称为“雨润王国”领主的祝义才,1993年从南京进军低温肉食品市场的时候,怀揣的资本仅200万元。为了尽快逼近“肉食王国”的梦想,他于2004年对南京中商流通股发起了收购,直至2005年2月,持股比例达23。17 %,成为南京中商的实际控制人。接着,在全国范围内重组了30多家国企,商品业务又在香港联交所上市。就这样,他用短短的几年时间,走完了别的企业多少年才完成的资本原始积累阶段,步入了良性增殖、连续倍增之路。2009年,年生猪屠宰量达到2500万头,销售额超过370亿元,创下了同行业全球第一的佳绩。在新徽商中,通过股市、债市、兼并、重组等方式,在短期内冲上资本高峰的,还不乏其例。
 市场意识,科学精神,显现在对市场的科学理解上。市场,就广度而言,包括国内、国际两种资源、两个市场,边际是很广阔的。这一点,已大大超越了古徽商的眼界。就深度而言,科学无止境,对资源市场价值的开掘也就没有止境。这一点,古徽商们更是不能企及。科大讯飞总裁刘夜峰说得好:“一流企业满足市场,超一流企业创造市场”。须知,市场是可以“创造”的!新徽商中相当大的多数有较高的学历,有的拥有博士、硕士学位,而且血气方刚,具有认识资源价值、开掘市场价值的知识潜能。不但能够洞察和追踪社会需求,而且能够敏锐地创造和刷新社会需求;不但能够凭借科学的思维判定产业发展的新方向,而且能够借助科学的智力开拓全新的产业。刘夜峰这位创造lT和语音结合的奇才,当他还是大学本科生的时候,就站到了电子信息产业的前沿,洞察了人机语音的巨大市场潜力,开始了艰辛的创业。十多年来,他和他的团队凭借超人的智慧,越过了一个又一个科技高峰,不但实现了中文语音的合成,而且完成了英文语音的合成;不仅做到了语音合成,而且实现了语音识别。在这些领域,都居于世界领先地位,建立了中国的语音平台,实现了语音技术的产业化、国际化梦想。其应用领域从电信、银行、证券扩展到手机、电子词典、汽车导航、语音教学等各个领域。作为语音产业的拓荒者,实际上开创了一个全新的市场空间。巨人董事长史玉柱,从巨人大厦的跌落,到脑黄金的东山再起,再到《征途》网游的走进千家万户;绿谷集团董事长吕松涛,苦苦追求中医药现代化的突破,终于制成注射用丹参多酚酸盐,打入国际市场;恩度高科董事长刘圣本从农副产品的初加工,跃升到运用生物提取技术、纳米膜技术生产冻干食品,等等,无不是借助科学深化市场、创造市场的范例。
二、世界眼光,战略思维
 古徽商的思想和眼界受到双重的束缚,一是封建社会封闭性、守旧性的束缚;再就是“其算无所不精,其利无所不专,其权无所不握”的追逐商业利润“痴迷性”的束缚,没有条件、也不可能放开眼界去扫视大千世界,从对世界未来的思虑中判定自己的方位和走向。新时代的新徽商则完全不同。改革开放的时代大潮和经济全球化的风云际会,造就了他们超越前人的世界眼光和战略思维.
 世界眼光,战略思维,首先表现在,对国内和国际经济发展大趋势的认知和瞻望,以战略家的眼力和企业家的魄力,与先锋企业的领军人物一起站到竞跑的前列。上世纪末和本世纪初,各国有识之士都将能源问题、粮食问题和水资源问题视为影响世界未来发展的重大战略问题,尤其是能源问题,决定了人类将来的命运。刚刚在企业界崭露头角的王传福就敏感地意识到这一点,以“为人类解决油的问题”为己任,开始扬帆起航。他所创立的比亚迪公司,从充电电池着手,不仅使自己的镍镉电池很快成为国际品牌,而且掌握了镍氢电池和锂电池的核心技术,占据了全球市场的15%。接着这位“技术狂人”义无返顾地闯入了新能源汽车的行列,使自己的充电电池与电动汽车成功嫁接,建成了电动汽车研发、测试中心和生产基地,e6纯电动车和F6DM混合动力车已华丽亮相。2010年,在国家激励政策的引导下,正在调高上市1000辆的原计划。王传福满怀信心地表示,要用三年时间成为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的主导者,2015年成为全国第一,2025年成为全球第一。我们对此充满期待。同样是汽车巨擘的尹同耀,当他领导的奇瑞汽车于1997年三月破土动工的时候,我们亲眼见到,他和他的伙伴是在几间平房里办公、翻过包装箱作绘图板。那时侯,他就立下了要造出“中国芯”,“与国际汽车巨头一决高下”的宏愿。两年多过后,中国汽车第一自主品牌的“东方之子”出炉,2007年8月,第100万辆下线,再过两年半的时间,第200万辆问世,这样的速度,创下了中国汽车业之最。这期间,奇瑞带着自己研发、制造的“同步天下,独步中国”的发动机走向世界,建立了15个生产基地,产品出口到70多个国家和地区。今天的尹同耀正带领他的团队,向着“纯电动轿车”和“混合动力轿车”奋进。
 世界眼光,战略思维,还表现为,从对人类共同命运的关注中,从社会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的文明演进中,确立自己前进的方向。全椒柴油机集团就有这样的经历。这个在同行业一直处于领先地位的企业,到了1999年,忽然走到十字路口,生产的单缸柴油机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。何去何从?企业的掌门人萧振海不是单纯从技术的层面上,而是从战略的高度寻求答案,定向未来,结论是,必须走节能减排之路。因为这是人类社会的必由之路,当然也是企业的归途。于是,他们断然扩散了单缸柴油机,集中力量主攻直喷式多缸柴油机,达到了既节约燃料,又减少排放的效果,一举打开了市场。当直喷产品方兴未艾的时候,他们没有止步,而是紧接着按照欧III排放标准对生产线进行大规模的改造,在国内率先开发出系列欧III机型,产销量一路上升。而当国家大力推进欧III标准的时候,企业已经做好储备,向着欧IV标准迈进。当今世界,绿色、低碳、节能、环保和循环经济,已经成为人类共同的意识形态,孕育出新能源、新材料、信息科学、先进制造业等一系列新兴产业。在新徽商中,杰事杰集团杨桂生的“以塑代钢”、仁创科技集团秦升益的“点沙成金”、中辰集团张伯仲的环保产业、天象集团孔令发的“石头纸”等等,无不是由全新理念、全新目光孵化出的全新产业,具有旺盛的生命力。世界眼光,战略思维,在群星灿烂的新徽商中,结出了一批又一批奇珍异果。
 三、创新文化,团队精神
 文化是徽商的特色。在明清时期的十大商帮中,惟徽商以“亦贾亦儒”著称于世。儒学的浸润,使徽商较之其他商帮,眼域稍宽,“识量过人”,“练达明敏”,权衡轻重;尤其是在商业道德上,能“以义为利”,“以信接物”,“惟诚待人”,童叟无欺。但也打下深深的封建烙印,诸如封建依附,宗法观念,墨守成范,因循守旧等等。新时代的徽商传承了古徽商的道德诚信,而在观念形态上则完全是革故鼎新的。其最显著的特征,就是创新。环顾成功的徽商企业家,无不是借助现代科技的利器,在技术和产品上标新立异;站立改革开放的潮头,破除束缚思想的成规陋习,面向世界,面向未来;活化先进的管理模式,融入企业内核,激发群体的积极性和创造力。正如正威集团董事局主席王文银所说:“创新是企业创造力的源泉,而创造力是企业成功的灵魂。”在这方面,江淮汽车集团是一个成功的范例。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,董事长左延安就在全集团提出并推行建设学习型组织的任务,其核心理念就是创新。他们将管理创新、技术创新、机制创新、营销创新、人力资源开发和企业文化建设定义为企业发展、系统创新的六大要素,协同动作,动态提升。为了把创新体系的建设落到实处,实施了全员参与的“40+4”学习工程,提升员工素质;坚持调整结构,不断优化能力;实践精益生产方式,不断强化管理基础,从而使产品系列持续扩展延伸,产品质量显著提高,企业保持了连续20年的高速增长,从1990年产销汽车不足千辆,而到2009年成长为产销汽车32万辆的大型企业集团。
 与创新文化相依相傍的是团队精神。它既是古徽商“以众帮众”精神的衍生,更是这种精神在新时代的再造。作为创意产业先驱者的巨人网络,堪称自主研发的典范。董事长史玉柱在谈及他的成功时,不无感激地归之于团队作用的发挥:“针对外部的研发团队我们推出了‘赢在巨人’计划,给予创业团队资金、技术、运营等各方面支持;对内则进行了项目公司制改革,各个游戏项目成立公司,由研发人员和母公司分别持股,充分调动研发人员的积极性和创业热情。”很多徽商企业在内部采用扁平化的管理模式,企业的主脑只管决策和少数主管,给副手和整个团队以尽可能大的展示才智的空间。连接各个层次形成统一行动的不是个人意志,而是行为规则。南翔集团董事长余渐富深得其奥,他在每一位高管人员的桌子上摆放一个牌子,上书:你的权利是领导团队,科学打造规则;你的权力是带领团队,严格执行规则;规则第一,董事长第二。需要特别指出的是,发挥团队精神,其表象是一种管理方式的转型,然其背后则植根于财富观的深刻变革。身为苏宁电器董事长的张近东,在他的财富急剧增长的时候,断然实行了股权大派送,通过个人股权的稀释,达到职业经理人的“团队致富”。他的理念就是:“只有采取社会化管理的方式,将企业转化为所有员工和社会共有的资产,才能真正成长为巨型的长寿型公司。”
 四、使命意识,社会责任
 新徽商大多走过小本起家、艰苦竭蹶、坎坷板荡、集腋成裘的创业之路,懂得事业的艰辛。他们更懂得,是党的改革开放政策给了他们闯荡天下的机会和成就事业的环境,所以普遍怀有感恩之心,以报效国家、报效社会为己任。他们关心企业自身的做大,个人财富的积聚,但又有所超越,这就表现为社会责任意识的顿悟和力行。祝义才主动把自己的生猪加工项目与农民的脱贫、致富结合起来,创造了一种模式、一个格局、一个链条的“三农”服务体系,这就是“公司+基地+农户”的经营模式,以保护价敞开收购生猪的订单农业格局,从养殖、屠宰、深加工到销售的链条式服务,按年屠宰量2500万头生猪计算,可带动500万户农民增收。社会责任就是要对全社会负责,对民生负责。成功的徽商企业都有很强的质量意识、安全意识、环保意识,把本企业的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、自身的受惠与大众的普惠较好地结合起来。
 帮扶困难群体和弱势群体,是企业家表达人文关怀、履行社会责任的集中体现。在徽商的历史传承中,这是一条延绵不绝的红线。只是新时代的徽商比起自己的先辈,具有更透彻的理念和更宽广的胸襟。其中的代表人物当数全国首善陈光标。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董事长、安徽国际徽商交流协会副会长陈光标,在汶川地震发生后3小时便组织车队奔赴灾区,日夜奋战,救出128条生命,捐款捐物1亿多元。10多年来,在捐资办学、抚危济困等方面共投入善款11亿多元,得到他帮助的贫困人口30万人。这一切惊人的善举,盖源自于他的财富观、幸福观、人生观。关于财富,他说:“我们每赚一分钱都有国家的无形股份,我们应该与政府共同承担责任。”关于幸福,他说:“一个人活着,能使更多的人幸福、快乐,这样的人生才是有意义、有价值的人生。”他经常因为获得他帮助的人走出困境、走向希望而无比高兴,“有时晚上做梦都笑醒了”。他说:“钱财生不带来死不带去,在巨富中死去更是一种耻辱。”他的人生梦想和追求,就是要建立充满爱心的“大同世界”,他说:“每人做一件好事,社会就会因和谐而变得温暖。”这是陈光标的精神境界,也是很多新徽商们共同的精神境界。
 徽商精神是时代的产物,又随着时代的进步而发展、升华。它培育了一代又一代徽商人的健康成长,还将培育更多的徽商新生代与时代同步,与世界同行。
 

该信息被浏览 3757 『关闭』

商会地址:宁波恒春街市委党校2号楼4楼
热线电话 :0574-8300690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