普通的穿着,平缓的语速,腼腆而谦逊,让人很难将今年刚满四十岁的祝义
才与“亿万富豪”联系在一起。然而,这位极普通的平常人,正是江苏雨润食品
产业集团董事长。该集团是大陆最大的低温肉制品生产商,二00三年销售额六
十二亿元人民币,年产二十五万吨肉制品。
跳出农门:
        半工半读念完大学
        祝义才出生于安徽桐城一户贫苦农家。对这户从严重自然灾害中熬过来的穷
人家来说,“义才”两个字中寄托了无尽的慰藉和希望,“义”是家族排序,而
“才”则是既有学识又有财富之意。
        祝义才果然不负家人厚望,靠读书冲出了人生的第一步,考上了合肥理工大
学。由于家庭生活困难,自立的祝义才是靠半工半读上完学的。回忆起这段日子
,他说:“直到一九九0年之前,我经手最多的钱是每月三十元的生活费。那时
我更明确的金钱概念在两位数以内。”
下海“摸鱼”:
        全部家当二百元人民币
        大学毕业后,祝义才被分到了安徽省交通厅属下的海运公司。一个穷人家的
孩子跳出“农门”,吃起了“皇粮”,这放在绝大多数人身上都会心满意足。然
而,祝义才注定是个例外,“这样整天坐在办公室逐渐老去我觉得很可怕……”
一九九0年,不安分的祝义才工作了一年多,就“跳下了海”。这一跳,便跳出
了十四年后坐拥数十亿元资产的商界大亨。
        祝义才不止一次谈及他的财富观:敢于放弃。所谓有“舍”才有“得”。而
这次舍“皇粮”而“下海”,最终赢得亿万财富,或许可以看做是祝义才第一次
“舍得”之举。
聚沙成塔:
        贩虾蟹赚到几百万
        经朋友指点,他看中了当时利润很大的水产生意———贩卖虾蟹做出口贸易
。一波三折后总算顺当,祝义才租了一辆三轮车用来送货,将从水产摊上赊来的
货一车一车送到贸易公司。为使货物保鲜,车上装满冰块,而他自己就坐在满是
冰块的车上,冻得腿脚发麻……辛苦了半个多月,订单完成,祝义才仔仔细细地
对自己的第一笔生意做了一下结算,结果令他大吃一惊:赚了十万元人民币!
好景由此开始,财富聚沙成塔,他又接连拿到几家大公司的订单,当年销售
额达到九千多万元人民币,净赚了四百八十万元人民币!
上岸“做肉”:
        冷门行业挖掘商机
        从二百元人民币到四百八十万元人民币,“皇粮”与百万财富的一“舍”一
“得”,给祝义才的震撼与影响是不可估量的,而他的“野心”绝不仅仅到此为
止。虽然他靠水产起家,但这行还是没能留住他。一九九二年,祝义才怀揣着在
合肥做水产生意赚下的两百万元人民币,到南京去闯天下。在雨花台区的沙洲,
他租下一个小厂房,创立了雨润公司。
        在成立雨润肉食品公司时,祝义才放弃了眼前的小机遇,没有搞市场红火但
竞争也激烈的高温火腿肠项目,而是瞄准宾馆的高档西式低温肉制品市场,在当
时,大陆尚没有进行工业化生产的西式低温肉制品,可以说,根本就没有竞争。
于是他一炮打响,销售额逐年翻番。
目标:成为全球前几位的品牌
        一九九六年,祝义才又先人一步,开始参与国企的改革改制,在大陆先后重
组了三十多家国有企业。现在雨润已成为以食品业为主,下属五十九家分公司的
大集团,公司员工由十年前的六十人增加到两万三千多人,总资产由三百万元人
民币增加到五十三点六亿元人民币,销售额从创建时的六百万元人民币发展到二
00三年的六十二亿元人民币,预计二00四年将超过八十亿元人民币。
        祝义才没有因此而满足,他心中有更远大的目标,那就是经过十年、二十年
甚至是五十年的努力,将雨润打造成一个国际化企业、全球前几位的品牌。为此
,他已将眼光投向国外,正在印尼、东南亚、中亚、俄罗斯等国家和地区洽谈建
厂,将雨润的产品销往海外市场。
        祝义才称,目前企业还处在第二次创业阶段,和海外的大企业相比,还有很
大差距。对于中国的企业家来说,排名并不很重要,在和国际强手过招后,如果
过了十年仍排在前面,那才是真正的企业家。